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i Yiu | 27th May 2007 | Story | (330 Reads)
 這樣可以嗎?

嗯,沒問題。

我沒有做錯嗎?

嘻,沒有。只是不應該在這兒做出這種事情。

那麼,還是不對的吧。

嗯,是不對的。

不過,也沒問題。

為什麼?

因為那是你所做的。

那又怎樣?

因為我相信你。


「YIU,不要再睡了。」張老師敲打著禿頭前面暫露出來的少許空間。

撐著疊了好幾折的眼皮,YIU拉起半條頸,以沉睡著的兩眸看著經濟科的老師。

「嗯,對不起。」少年道歉說。說時,慢慢把腰背也扳回原狀。

揭力拉開眼皮,班裡二十多對眼睛正在注視著自己。

這時我們的主角,才首次感到背叛一切的恐怖。

 (閱讀全文)

Chi Yiu | 21st May 2007 | Story | (296 Reads)
第二天早上,回到基德中學上課的學生大約是正常的五分之三。

「所有昨日曠課的同學都會記大過。不論基於什麼原因而沒有來上課的學生。」校長義正嚴詞地說。雖然從沒有學生理會他的說話,但個穿了件白色短袖襯恤的老人總是喜歡站在後操場的講台上裝兇作勢。

什麼大過、小過的不過是校長在耍門面功夫。這個學期的學分和操行檔案早已結算完畢,成績表也印好了。更何況前一天有大量的高材生都有份曠課並參予遊行,校方絕不希望這班學校的資產會因為此事而貶值。所以現在只是名義上記過罷了,根本就不會記錄在案。校長只是耍小技量想嚇嚇小朋友罷。

聽著校長的無聊批評,YIU站在班隊上大嘆呵欠。

「昨日走了去哪兒玩?怎麼一早就毫無精神的樣子?」唐老師捧著一疊英語聆聽練習問。

平頭少年挖挖他針刺般的短髮,沒氣無力地回答;「或許是越睡得多,便越容易感到疲累。」

「才中四生,說什麼疲累的。」老師敲打了他的半個光頭,又問:「葉勤呢?」

「我不知道。彼得你知不知道?」YIU拍了拍前面彼得的肩膊問。

無賴的少年搖頭說:「不知道啊。俊恆也是不知跑到哪裡去。」

於是唐老師又問:「你昨天不是跟他們一去的嗎?」

「嗯,但遊行完了後,我們也沒有特別談過今日的活動。就像平日放學般回家去。」

「晚上沒通電話嗎?或者登上MSN的。」

彼得聽後立即指手劃腳地說:「哎,老師不要跟我說電腦的事情了。我的電腦被那個REMEDY病毒襲擊了,現在連開機也不行。」

「是嗎?幸好我沒事。哈哈。」班主任唐老師一片幸樂禍地說。「不是常提醒你們要裝好防毒程式,不要胡亂下載,也不要點看不明來歷的郵件和網站嗎?」

「我一向也很小心的。唉,我的遊戲記錄全沒有了。」

這時訓導主任經過4D的隊伍,看見彼得跟老師的輕鬆對答便問道:「唐老師,在跟學生談什麼?」

「哦,問問他們知不知道缺課的同學去了哪兒罷,順便也談了病毒的事。」

「哦。彼得,就算老師問你事情也不用在集會上手舞足蹈。」

「是的。」彼得瞬即低下頭應道。

「唐老師,別再跟他們談了,讓他們好好聽校長的訓話吧。」

「是的。」連唐老師也感到有些尷尬,便靜靜地捧著練習題走回班隊的前頭去。

「喂,YIU,昨天你沒來上學。去了哪裡。」主任繼續佇立在4D班隊旁,冷漠地詢問站在無賴身後的平頭裝學生:「你也去了遊行嗎?」

「我說過不會去的。」男生斬釘截鐵地回答說。

「那去了哪兒?」

YIU繼續為主任送出清翠的回答:「留在家裡。」

這時把一個遲到學生領到後排罰站的李老師剛好經過,男生的眼球跟從著那人的背影往後轉。「乖乖地。」少年補充道。

「你會嗎?」

「你不相信嗎?我可是有證人的。」YIU漫無目的地說。

這時,從後排走回來的李老師,眼見男孩邊跟訓導老師說話邊看著自己,於是便歪了歪頭,充滿疑惑地瞪大了雙眼。

「啍,如果你真是個聽話的學生,那時候就不會在家裡吧。」

 (閱讀全文)

Chi Yiu | 6th May 2007 | Story | (279 Reads)
This is our ultimate way. It is time to change everything.

這樣的一句說話刊登了在各份報紙上的頭條。不是因為那名為REMEDY的病毒侵入了各種機構的電腦及伺服器裡。事實上,同年較早時間另一種病毒的波及範圍及侵害性都比REMEDY厲害數十倍。

這件事之所以突然間這麼受關注,純碎因為各界懷疑犯事者內自某個學生組織。

對,只不過是懷疑。而且是單純的推測,一點證據也沒有。


「病毒明題是針對新版本的IE7.0BETA進行攻擊。由於該版本仍然存在不少安全漏洞,使用該版本的瀏覽器輕易地受到病毒的入侵。而由於同時推出的WINDOW LIVEMESSENGER在多項設定上都與IE7.0實行了同步處理,所以該病毒亦透過WLM而廣乏傳播。若然某電腦已受到感染,而它又經WLM傳送檔案到其他電腦,那麼目的電腦也很大程度可能受到攻擊。」


「因為有數據顯示病毒的來源可能跟學生組織REMEDY的網站有關,負責該網站的兩名P大學學生已被請到警署接受調本。據警方資訴科技犯罪科估計,今日受到該病毒攻擊的個人電腦高達十萬台,另外有三間私人機構公司的伺服器被入侵,十二間中學的校內伺服器因病毒的入侵而無法正常運作。」


「學者指,根據現行的法例,就算逮捕病毒發放者並成功檢控,疑犯需服的刑期亦不出兩年,政府應該因應實際情況修改法例、加強刑罰,從而阻嚇資訊科技犯罪的增長。」


「民主派的議員在黃昏時分提出聲明,只會支持合法的抗議行動。任何利用民主力量進行的非法行為,民主派都不會參與。


教育局局長下午五時半舉行記者招待會。局長指出現行教育很度無可避免地出現問題。但是當局已經積極地進行各或各樣的改善措施,相信在不久將來,政府有能力為學生提供比現存制度更完善的環境。他希望學生耐性等待,政府絕對樂於聽取學生的訴求。最後,他又嚴厲評擊某些不法份子,為了表達個人意見,不惜採取非法行動。他認為這種行為損人不利己,無法容忍。」


「行政長官在出席國際貿易大會後向媒體表示,非常關注學生集體向政府提出此見。他指REALCITY是個民主的社會,任何人士對現行政策有任何不滿,只要利用合法的途徑表達,政麼都樂於聆聽。只要在許可的範圍下,政府將盡力訂出能為社會上各階層都能夠得益的政策。不過,在政府進行改革的同時,學生應該盡好本份,好好裝備自己,為創造自己的美好前途作好準備。」




然而有學生稱,懷疑這之的集體病毒入侵事件其實是政府幕後操控的。

他們想說什麼也行吧。現在這模樣,各界一定認為是學生組織所採取的行動,其實是政府想利用這件事,使學生組織不受社會各界認同,那麼他們便失去了反抗的影響力。

REALCITY的政府真是狗糞。表面假民主,實際在背後裝所有事情都操縱下來。

新版本秘密政治。



返回主頁面,YIU發現一個全新的討論話題出現了。這引起了平頭少年的莫大好奇。於是他點擊該標題一看。

「咦?」縱使家中空無一人,YIU還是禁不住呼出近乎尖叫的驚訝聲。

YIU萬料不到事情會朝著這方向發展。然而,這不是更好嗎?結局會是怎樣,看來已經無關重要。


Chi Yiu | 3rd May 2007 | Story | (300 Reads)
穿著短波褲的YIU沉點不語,只懂握著手機。

他內心存在的到底是秘密還是悲哀,教導了他一整年的李老師完全看不出個端兒。看見對方沒有回答的意思,老師唯有稍微轉身,繼續托著腮兒觀看新聞報道。

在將近密封的空間裡,溫度多少,屋內的兩人也不知道。他們知道的,只有兩人之間的距離。而時間的間距,比物質上的距離更為遙遠。

電視機繼續傳出聲響,屋來的兩人卻遲遲未發一言。

倚站在餐椅邊,並低下頭望著電話上的數字鍵,少年壓著嗓子喊道:「李老師。」

「唔。」女士稍微把視線移離電視,看著面前的平頭裝少年。

「你真的認為我是個值得相信的人嗎?」男孩如此問。

「嘻,傻的。」李老師的語氣不見得溫柔,只是這把幼嫩的聲線聽下去令人感到安詳平和。「你不要這麼沒有自信嘛。」

聽見對方的回覆,少年錯手按下了數字鍵。沒有經過多少的思考,YIU忍不住想把話說下去:「不如讓我跟你說個笑話吧…」

話還未說完,男孩抬起頭看看對方的反應。可是李老師此時的焦點並非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斜後方的電腦桌上。她的臉色看來有點焦慮。

「YIU,你把手提電腦的熒幕保護程式設定成一個紅色的動畫嗎?」

平頭生沒有回答,立刻跟從對方的視線轉頭往後望。這時自己的SONY手提電腦屏幕已經變成一片紅海。然後一個個全熒幕大小的白色字體從左到右閃了出來。先是R,然後是E、M…

最大化的「REMEDY」字樣在屏幕上維持了三秒鐘,然後瞬間又消失到紅色背景去。

「發生甚麼事?」老師問道。

YIU沒有回答,瞧一眼手提電話上的時間顯示。

開始了嗎?

真可笑,原來她是到來充當見證。

液晶面版上的紅海平靜了好一會,然後突然間右上角一行十四號字體從右邊滑行出來。大約在這行字體捲到熒幕正中央的時候,熒幕底處又滑出了另一行相同的文字。文字毫不間斷,更多更多的字串相繼緊接而來,循環不息地佈滿了整個熒幕。

當然,這個重覆出現的字串,就是擁有六個英文字母的大寫「REMEDY」。

毫不知情的數學教師驚訝地離開沙發,搶到電腦桌前凝視這片鮮豔奪目的景象。當她回頭望向電腦的使用者時,卻只見對方手執著電話,毫無表情地看著自己。


或許在故事步入最後階段之前,容許敍述者在此提醒大家。我們的主角名叫YIU,身高180公分,就讀基德中學4D班。

這一年,他十七歲。


Chi Yiu | 28th Dec 2006 | Story | (293 Reads)

「如果是在學校裡問你的話,或者你會隱暪。不過在這兒,我覺得你不會欺騙我。我認為你是那種就算做了壞事,只要被人撬出罪行,就會勇敢地坦白承認的人。」數學教師點點頭說。

及肩的散碎直髮,幼長的眉毛,圓滾的眼珠。李老師稱不上是一個美人,可是五官端正的她這樣更好。因為沒有了那種攝人美豔,換來了真切的溫柔。可是這樣溫柔的表情。YIU一點也不想見到。

「所以只要我跟佩兒的口供一致,你就會相信嗎?」YIU把兩手插進短波褲的口袋裡,朝著對方殘酷的眼神詢問。

「為什麼這樣問?難度你是不值得相信的嗎?」李老師說話時的笑容,散發著親切感。讓YIU看到這樣的笑容,他更覺渾身的不自在。

 (閱讀全文)

Next